[M80604] [译文]苹果iPhone不为人知的秘密:苹果公司怎样改变了整个手机产业界

编者:今天重新去译言网,结果发现物非人非。当年我在译言网翻译了几篇文章,都算长文(主要是各大公司的财报和关于iPhone的这篇文),算是自己辛劳的结果。本意是在这个博客网站建立之后,便将文章迁移过来。结果发现曾经勤力做翻译的处处网站内容已经烟消云散。看来毕竟还是自己筹建的网站较为靠谱,从备份到运营多少还有些掌控权。

想起来,从最早的博客中国,到后来的weblogger,再到blogbus,不仅经历了关站和闭站,而且其网站风格也不停的变化,很多令人不爽快的事情。

回过头来说说这篇曾经翻译过的文章,在iPhone发布后的次年,我在wired杂志上看到了文章,觉得写得很赞。当时是英文版本,加上我自己正好在译言网注册了账号,所以有志于翻译人生的第一篇长文。那是时候,英文阅读能力还欠佳,部分内容是连蒙带猜,不过重新读来,大意是没问题的。

这么多年来,关于苹果公司的解读文章很多,这篇文中的很多相似观点都快被说烂了,但是放在2008年,第一次看到清新可人素材的文,还是挺兴奋的。

当时译言网发布了中文版本以后,看到很多人阅读和转载,而且一些朋友还提出里面的注释太过于啰嗦,影响阅读体验。诚然,欣然致歉。

既然译言网中当年的内容已经无法访问,只要转到其它转载过的网站将文弄过来。因为都是复制粘贴,不存在内容丢失的状况吧。


苹果iPhone不为人知的秘密:苹果公司怎样改变了整个手机产业界

在TI,Nokia等大厂主导的手机世界里,苹果如何能够”绝地而起”?这种商业成功的背景是什么? 一家Mac桌面电脑厂商和iPod供应商是如何做到进入一个新领域并且获得空前的成功的?这就是本文要告诉你的故事

Apple公司研发总部的一段对话

工程师:抱歉,Demo样机感觉不怎么好!容易死机等等

主管:重新试验,再来一次,

2006年秋天的一个早上,差不多算是一年多前, Jobs(Coptue注:乔布斯:apple公司总裁)正在为200多个研发iPhone的工程师分配工作任务。在公司的会议室里,Jobs盯着眼前的这部iPhone原型机,这部样机现在存在的问题并不是说有多少Bug,而是根本无法使用,比如打电话的时候无缘无故的断线;电池充电实验时发现电还没充满就自动停止充电,程序经常死机,很不稳定等等。问题多的似乎数不过来。快结束样机Demo会议的时候, Jobs平静的看着会议室里的一群人,缓缓地说:“如果这个东西还不行,那么我拿什么去卖?”

对于开会的资深工程人员和主管们来讲,Jobs在会上”骂爹骂娘”大发脾气,对着员工大声吼叫是件正常的事情,反而Jobs平静的语调使得与会人员感觉毛骨悚然。曾经参加会议的一位工程师说:“那是我在apple公司所参加的会议里面——为数不多的感觉寒意逼人的一次会议”

问题的严重性显而易见,大家都知道Apple公司每年都会在Apple的总部召开一次Macworld大会,向记者和终端消费者发布最新的产品。再过几个月,Macworld就要开幕了。自从Jobs 1997年重新返回到苹果公司,他就喜欢在Macwrold上发布公司最重要的新产品,而且苹果的Fans们以及业界的观察者也期望在Macworld上看到激动人心的产品。问题是Jobs已经决定将2007年Macworld大会上最重要的一个产品:苹果最新的操作系统Leopard推迟发布,如果苹果还不能发布另外一个重要的产品iPhone的话,那这个Macworld将会非常失败,对于苹果公司来讲,一次失败的Macworld发布会导致的后果是责难,股价下跌等一系列让人头痛的问题。

(coptue注:其实很搞笑的一件事情是Apple公司没有正式参加过CES大展,倒是CES展会和Macworld大会的时间靠的比较近,就几天,那些刚刚参加CES大展的记者急匆匆地搭乘飞机赶往苹果的总部以求看到苹果在Macworld上发布的最新产品,在2007年Macworld的前夕,从Las Vegas前往California的飞机爆满,都是因为大家赶着去苹果公司,今年2008年度CES也是如此,不过今年Macworld上可能不会发布太令人惊叹的产品)。

对于手机界来讲,这个4.8盎司重的长条形铝合金质感的手机无疑是产业界的王者,不仅开启了产业的新模式,从运营商处获得分成,而且对于制造商,开发者以及终端消费者都给与全新的概念和模式。

那么与苹果公司合作的AT&T是怎么想的呢?

(coptue注:不用我多讲AT&T美国电报和电话公司,目前是美国最大的移动和固定电话运营商,打个比方,就是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结合体。苹果在销售iPhone时,和AT&T签订了排他性协议,也就是说iPhone只支持AT&T的蜂窝移动网络)

当时在经过一年多的秘密会议后,Jobs终于和AT&T下属的子公司Cingular达成共识,签订了排他性协议。此协议还包括将iPhone销售额的10%给与AT&T公司。不过这个数额并不大,还不到苹果iTunes收入的一个零头。当然苹果公司并不傻,它得到的回报更大,比如它要求AT&T公司花费数以百万美金以及数千的人力来开发一种新技术,叫做Visual Voicemail,更为“可怕”的是,Jobs要求和AT&T签订全球第一个收入风向协议,即苹果公司可以从AT&T处获得每个用户每个月10美金的分成回报。这种协议在通讯产业运营商和终端制造商间能够达成是不可思议的(coptue注:难怪中国移动和苹果谈判失败,对于中国移动这样的无耻垄断公司,可能碰上了一个更牛的公司。我个人来讲这是趋势)

从AT&T和苹果公司的协议可以看到,苹果公司获得了整个产业链的控制权,包括设计,生产,制造,市场。Jobs不可思议的完成了这些看起来Mission Impossible 的任务,将自己的想法卖给全球最大的最固执的运营商,而且还分成过来。嗯~~,在达成这些协议后,Jobs要做的是就似兑现自己的承诺,按时推出产品。

对于研发iPhone的工程师就比较辛苦,在Jobs可 怕的未发飙会议后的三个月,可能是这些工程师职业生涯里最辛苦的三个月,尖叫声,欢呼声经常从走廊中传出,记录着这些苦闷和快乐的历程。这些工程师过着三 点一线的生活,在经历了整夜的代码讨论会议,离开工作区,稍微补一下睡眠后再次回到工作中来。一个产品经历因为过于用力的关门,导致门锁反锁而出不来,她 的同事们花了一个小时用个棒球棒才将门锁敲坏才将她“解救出来”,这算是研发过程中的趣谈吧。

经过Jobs强力的Push推进,终于在2007年Macworld之前的几周,一款稳定可靠的原型机可以Show给AT&T公司。在2006年12月中旬,Jobs在Las Vegas的Four Seasons酒店会见了AT&T的老板Sigman先生。在会见中,Jobs得意地Show了iPhone绚丽的屏幕,强大的Web浏览器以及激动人心的用户交互界面。租后的结果呢,Sigma先生,这个沉默寡言的德州保守派典型代表,居然感情大法,称iPhone手机为”The best device I have ever seen”。当然啦,到底还说了些什么我们无从得知,这些还是相关知情人士告诉我们的,因为AT&T 和苹果从来没有透露过相关的新闻。

Jobs在2007年Macworld大会(1月)上演示了iPhone之后的六个月后,2007年6月29日,iPhone开卖。在当时的发布会上,分析家预测截止到2007年底,iPhone至少能够卖出300万部,这个数字非常惊人,即便是最畅销的智能手机与之相比都非常逊色。嗯~~,它也算是苹果公司最赚钱的东东,根据评估,大约每台销售390美金的iPhone,苹果公司净赚纯利80美金。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苹果从AT&T获得的两年一个iPhone用户240美金的分成(coptue注:记得哦,每个月每个AT&T iphone用户要分成给10美金给苹果,之前又说过)。同时,购买iPhone的人群里面有40%是AT&T的新客户,而且使用iPhone手机的人会大量的使用移动网络的数据通讯,尤其是纽约和San Francisco这样的城市里,所以AT&T也爽的很,这是个双赢的生意。

但是所有的一切影响里面,除了iPhone给苹果和AT&T公司带来的巨大财富外,最大的影响力在于iPhone给整个美国每年110亿美金的手机市场的冲击。为什么呢?想想看,几十年来,无线运营商一直把终端设备制造商看作是“奴隶”,比如规定终端手机制造商每年的生产量,产品有什么功能,成本必须低于多少(Coptue注:呵呵~~~,按照美国的运营商老大模式,那些做手机的还真是奴隶,没有发言权,因为美国的手机销售模式是绑定式的,不像中国这么“开放”,只要支持GSM模式,用联通还是移动都可以。在美国,用AT&T的网络必需用AT&T绑定的手机)。

在美国,手机被看作是便宜的,可被运营商随意支配的仅适用于运营商专用网络的工具而已。但是iPhone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平衡的局面,运营商们必须认识到这款手机,这款价格非常昂贵的手机正在赢得消费者的认同而且还在创造巨大的利润。现在,很多终端制造商都试图仿效类似苹果这样的合约,努力研发一款能为消费者体验认同的手机。难怪来自Piper Jaffray的安全专家Michael Olson说:“iPhone已经改变了运营商和制造商的平衡模式”。

iPhone,来自iPod刚刚发布后的忧患构思产品

在2002年苹果刚刚发布iPod后,Jobs就已经在考虑研发一款手机。他看到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开始使用集成功能的手机,比如Blackberry(Coptue,这个概念我就不解释了吧,不知道的自己上网查查),那么对于MP3播放器,自然的,消费者认为应该集成到同一种设备中去。(Coptue注:瞧瞧人家Jobs,iPod刚开始卖,就想着下一个东西,钦佩啊啊~~,牛人)。Jobs预见到一种未来,就是手机通话和email等功能等最终融合到一起,最终来挑战iPod的统治地位,为了保护他创立的iPod新产品线, Jobs明确到他必须进入到无线产品市场。

想法如此显而易见,障碍也是显而易见(coptue注:一句谚语不知道如何翻译,原文是 If the idea was obvious, so were the obstacles)。但是的数据通讯网络(也就是蜂窝移动网络,2.5G)速度缓慢,还没有为手持式的网络设备应用做好准备。同时,iPhone需要苹果公司为其设计一款全新的操作系统,因为iPod上的OS没法不做到管理负责的网络和图形应用,而一款精简版本的MAC OS X对于一款手机来讲又显得体积过于庞大。此外,在手机市场,苹果公司也面临着强大的竞争对手,比如在2003年,很多消费者认同Palm公司的Treo 600,这款手机融合了PDA和Blackberry功能。当然Palm这款手机的成功也再次证明了Jobs的想法,就是消费者对于这种融合型产品的需求是迫切的。此外也可以看到,市面上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产品,对于苹果来讲也是有压力和门槛研发效应的。

接着的难点时运营商,(coptue注:之前说过美国的典型运营模式是绑定模式,没有运营商大佬的口谕,那家制造商也不敢造次,包括Nokia和Motorola这样的厂商),Jobs知道这些运营商对终端手机产商what to build,how to build有决定权,他们将硬件当作是一辆利用他们专用数据通讯高速公路的行驶汽车而已。对于Jobs这种行为诡异的人来讲,这一点是不能容忍的,他决定要打开局面,自己要设计适合消费者的手机而不是运营商去决定。

到了2004年,苹果的iPod产品大卖,这时候其实产品线也最脆弱。为什么呢?因为iPod线已经占有苹果总收入的16%,但是3G电话的流行以及Wi-Fi手机的逐渐显现,再加上存储单位价格的急剧下降(Coptue注:比如Nand flash的容量增长快,价格下降快),以及竞争对手音乐商店的开张,使得iPod的长期统治地位受到了影响。

因为到了2004年的夏天,当Jobs一边公开表态不会研发苹果手机时,他其实已经在手机产业里勤奋耕耘。为了避开和运营商的直接谈判,他找到了Motorola(Coptue注:为什么找Motorola?当然这家公司的话语权更大一些嘛!行业老大自然说话分量重,再加上苹果自己做手机没经验,所以找Moto是稳妥的做法)。似乎这好似顺理成章的事情,Motorola这家手机制造商当时发布了最流行的RAZR产品(coptue注:就是V3, V8等手机),而且Jobs也认识当时Motorola的CEO: Ed Zander先生。当时两人就签订了合约,由苹果公司研发音乐方面的软件,而Motorola和运营商Cingrlar(AT&T)来设计手机硬件。

当然,Jobs的计划是假设Motorola能够制造出一款成功的RAZR手机继任者,但是不久他发现这是一个幻想,结果很可怕。为什么呢?因为三家公司经常在一些小事情上讨价还价,完全没有抓住重点,比如讨论在电话里到底存多少首歌曲,辩论歌曲怎样下载到手机中,甚至争论每家公司的logo和名字如何印制到手机上去,或者如何显示三家公司的logo (Coptue注:天啊,真有意思,是不是大公司都这么合作,吹毛求疵??)。当第一款原型机在2004年年终研发出来时,Jobs傻眼了,这个东西太难看太丑。

Jobs在2005年九月发布了这款所谓苹果手机,仍然是沉稳的论调并且吹嘘这时款” An iPod shuffle on your phone” (coptue注:其实他心里清楚这个烂东西能卖钱吗??!!)。Jobs心里很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个哑弹,一个失败的产品,消费者肯定会憎恨这个东西。新推出的这个所谓ROKR,对于美国手机市场来说,简直是个笑柄,没办法直接download歌曲到手机中,而且最多也只能存储100首歌曲。 Wired杂志在2005年末对其表示失望,并在封面中评论:Jobs先生,你就将这个破东西叫做未来的手机??(coptue注:Wired杂志真够损的,不过话说回来,那款手机确实太烂)

哈哈~~ Apple Touch

这样算来苹果研发过两款音乐手机,一款是ROKR,2005年Motorola为其研发的那款破手机,当然最初这样做也表达了对运营商和传统制造商的尊重。另外一款就是去年2007年6月发布的iPhone,全新的革新性的一款手机。

其实在ROKR手机刚刚生产时,Jobs就意识到苹果公司不得不独立研发一款属于自己的手机。在2005年2月,他就和Cingular(AT&T)讨论过一些Motorola未参与的合作事宜。在当时市中心的Manhattan Hotel的秘密会议中,Jobs就向Cingular的高层主管罗列他的想法和计划,当时AT&T的老板Sigman先生也在。Jobs向Cingular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苹果有能力有技术设计一款革新性的手机,绝对是开创新光年式的设计和用户体验。借此机会苹果也想成为事实意义上的一家手机运营商。

Jobs有资格自信和说这些话,谈这些条件。因为苹果的硬件工程师已经花费了一年(从2004年开始)时间研究Tablet PC上的触摸屏技术,并且认为他们也可以为一款手机设计相似的触摸屏。此外,也要多些ARM11芯片的发布,使得处理器足够快并且有能力将手机,计算机和ipod功能融合到一起。而且无线通信费用也降得足够便宜使得消费者可以接受这样的网络设备。事实上,像Virgin那样的公司已经开始出售类似的设备。

在Jobs和Cingular的会面后,Cingular的老板Sigman先生和他的团队对iPhone的概念很感兴趣。为什呢?对于Cingular这样的公司来讲,和其它的运营商一样,也希望消费者使用它们提供的移动电话进行更多的无线数据消费,也就上网浏览Web。传统的语音服务逐渐在萎缩,增长力有限;价格战打得一塌糊涂,毛利在下降。而iPhone这样的手机,如果真如其承诺的那样,能够透过Wi-Fi从网络上download音乐和视频,肯定能够刺激消费者使用大量的数据通信。而Data数据通信而不是语音通讯,正是运营商未来的主要增长点。

此外,Cingular这样的公司也看到无线通讯商业模式也不得不转变。运营商将自己的网络看作宝贵的资源,将手机看作是工具性的日常产品的策略虽然比较成功,但是这种绑定模式的资助性行为,使得消费者很容易低门槛的更换运营商,从而使得长期的用户合约减少,稳定的收入无法得到保证,而且竞争加剧。(Coptue注:这段话应该比较容易明白,绑定式的销售模式对于消费者是件好事,反正不想用就换,运营商也照样送便宜的手机用)。而且,无线数据业务大家都有,对于消费者来讲不同家的服务业没有什么不同。所以对于运营商最大的挑战在于很难再建立消费者对运营商的品牌忠诚度,倒是相互价格战打得要命,将客户抢来偷去的。(Coptue注:呵呵,看来向消费者“行贿”便宜的手机最初还有效果,到后来就没多大效果,吃力不讨好啊)。所以Sigman先生和他的团队也想要一款手机,其它家没有独此一家,消费者喜欢的要命但只能用我Cingular的运营网络。想想看,设计这个东东,谁能比苹果的Jobs做的更好??

对于Cingular来讲,苹果的野心非常大,非常急迫,也非常让自己头痛。好处也是有的,和iPod的制造商合作也同样能够让自己的品牌带来诱惑力和感染力。此外,结论也显而易见,如果自己不和苹果合作,苹果自然会找其它的运营商合作,而且那些运营商可能比自己还想签订这个合约。不过Cingular的优势在于:全美还没有哪一家运营商能够像Cingular这样能够提供足够的灵活性和控制力给Jobs,所以Sigman觉得自己胜卷在握,但是需要说服他的继任者以及董事会成员来批准这个合作约定。

Sigman先生是对的。对于苹果和Cingular来讲,两者交易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免不了讨价还价。这种谈判持续了大约一年的时间,Sigman先生和他的团队一直重复他们的出价太高,需要降低一点;而同时Jobs则和Verizon运营商接洽,后者非常急于拿下这一单。呵呵,如此长的谈判是需要的,很难责怪他们不能快速下决定,毕竟很多年来,运营商透过自己的私有网络主导客户和运营商,而这次的谈判,苹果要求那么多,要求了那么多控制权,对于Cingular这样超大的自傲的运营商来讲是件很难妥协的事情。最终Cingular妥协了,放弃了自大的想法,将自己的网络变成一条应用管道而不再是自认为的有绝对控制力的专有高贵网络。怎么理解呢?以前Cingular认为自己不仅提供通信的管道,同样提供内容,掌握足够的控制权,而如今在和苹果的合约中,它将自己仅仅定义为沟通管道而非内容的提供商。Sigman先生的团队下了一个赌注:iPhone的合作面世所提高的数据通信流量的价值和回报远远高于自己控制内容所能得到的回报。因为这个收入大于失去的赌注,Cingular决定合作。

对于Jobs来讲,可不会等到最后的协议签订完毕后才开始研发。在2005年万圣节前后,也就是最终协议签订前的8个月里,他就要求工程师们全力推进产品研发。他认为,即便是和Cinigular的谈判非常艰难,但是工程师们应该专心研发和对付设计上的挑战。对于苹果这样最初进入手机市场的公司来讲,最大的问题是使用何种操作系统。自从2002年苹果想要退出第一款手机的想法显现,移动产品所使用的芯片性能越来越强,甚至可以支持任何一款强大的苹果Macintosh操作系统。尽管如此,还是需要精简和重新软件代码,记得iPhone的代码只有100多Mbytes,而苹果的OS X可是要1G多的代码和数据。

在工程师开始设计iPhone之前,Jobs和他的高级团队不得不下决定如何解决操作系统的问题。工程师们仔细的研究Linux,这款操作系统已经被成功的移植到手机上面,但是Jobs拒绝使用这套操作系统,一方面Jobs本人不喜欢别人开发的软件,另一方面,他们研发出的Linux原型机,虽然也内建了iPod功能,并且使用了圆环触摸屏作为拨号器,但是这款原型机仅仅能拨打电话,却不能让用户有很好的上网体验。因此,在2006年初,苹果的工程师决定放弃linux,并且也放弃他们长达一年多的针对OS X操作系统在Intel芯片上的精简和移植,并且决定重现为iPhone开发操作系统,和OS x类似的操作系统。

关于iPhone上使用何种操作系统争论了很久,大部分苹果的高级管理人员都知道这一点。他们决得自己低估了对于进入手机市场的评估,比如天线设计,辐射,以及网络传输模型。为了确保iPhone的小天线能够高性能得工作,苹果公司花费数百万美金架设了专门的实验室。为了确保iPhone产生的射频辐射在规定的范围内,工程师们专门建立了几个仿真人类头部的模型,其中包括仿真大脑的粘状物,来测定辐射对于大脑的影响。为了准确地评估iPhone在无线网络中的灵敏度等参数,苹果的工程师至少花费了数百万美金购买了几十种测定参数的设备和仿真系统。很多之前的设计经验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比如iPhone的屏幕设计,根本就无法参考之前的iPod的设计,所以一切得重来。Jobs亲自参加测试,他在试用原型机时发现将iPhone放在口袋里可能会被划伤屏幕,所以他要求制造屏幕的材质不要选用类似iPod上的硬纸塑料,而是最终选用玻璃。研发花费如此高昂,正如一位业内人士与此,为了研发iPhone,苹果公司大约花费了一亿五千万美金的研发费用。

自始至终,Jobs确保了这款产品研发的高度保密性。在公司内部,项目名称为P2,是Purple 2的缩写。记得,当时第一款motorola为其制造的ROKR手机被称之为Purple 1。研发团队分散到好几个地方,比如Cupertino, California某地,甚至是大学校园里。当苹果的高级主管前往Cingular沟通会面时,他们以Infeneon(英飞凌)工程师的身份来伪装自己,呵呵,他们也确实用Infeneon的Transmitter作为iPhone里面的元件用。研发iPhone的硬件和软件team是完全分开的。搞软件的工程师所研发的硬件的确是iPhone,但是其中灌装的软件确是伪装的,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以为是真正的iPhone软件。而搞软件的工程师也是如此,虽然他们在开发真正的iPhone软件,但是所用的硬件却装在木盒子里,搞得他们以为这就是未来的iPhone,居然还是木头外壳的。其实到2007年1月,当Jobs在Macworld大会上真正Show出iPhone时,很多研发的工程师才搞清楚原来这才是真正的iPhone,其实当时之前大约不到30给资深人员才知道产品最终的模样和状况。

对于iPhone,很多人的评价是“简直是天造神物”,最初售价非常高,居然高达599美金,后来才降到399美金。手机只能在AT&T慢吞吞的EDGE 2.75G网络下运行。用户不能搜索Email,以及录像。而且浏览器也不支持JAVA和Flash功能。

但是这些都不是问题,iPhone的面世打破了原来以无线运营商为中心的状况,开创了新纪元,为消费者,开发人员,以及制造商,甚至为运营商自己创造了更多价值。

对于消费者来讲,得到的不再是运营商附送的廉价的无特点用起来也不舒服的手机,就iPhone给消费者的印象来讲,用户体验非常棒,花大价钱也觉得值得。而且,iPhone也掀起一股开发浪潮,让iPhone变得更为强大。在2007年2月,Jobs发布了SDK套件来方便开发人员开发更为强大的应用程序。

对于制造商来讲,iPhone 的创举为他们也出了口气,彻底打破了原来以运营商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如今,那些看到Cingular借iPhone手机掠夺大量市场份额和利润的运营商们,也在努力的寻找相似的有竞争力的产品,而且非常愿意和有实力的终端厂商合作,他们也愿意放弃很多权利来达成合约取得更大的回报。从而制造商可以在产品设计中获得更多的控制权,不再是受运营商的控制。

对于应用软件开发人员来讲,他们也会获得更多的运营商支持,从而将自己撰写的软件嵌入到手机中,在运营商获得流量和利润的同时,自己也获得丰厚的回报。比如T-Mobile和Sprint公司就Google Android操作系统签署了协议。而Verizon公司,美国最大的运营商之一,在2007年11月宣布向所有制式上相容的手机开发自己的网络,不再坚持自有网络配专用手机的策略(coptue注:呵呵,从这点看,中国移动和联通还挺“开放”的嘛!!)。而AT&T公司也随后发布了相似的声明。可以预期到,最终大家将获得一种全新的无线体验,任何应用可以工作在任何设备以及任何网络中,互通性得到极大保证。

也许可以说运营商的噩梦在逐渐变为现实,正是因为苹果的iPhone手机, 在给终端消费者,开发人员,制造商带来好的改变同时,也将无线网络变成一种通信管道而不是产业的控制者。其实从长期讲,也正因为这样的革新,对于营运商来 讲并不是损失,而是获得了更大的价值。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消费者愿意花费更多的时间在手机上面,所以会产生更多的数据流量。根据AT&T的市场主管Paul Roth的阐述,目前AT&T正在开拓更多的产品和服务,比如手机银行等等,来充分利用iPhone的价值。Roth说:”我们正在差异化市场”。换句话说,运营商因为iPhone产生的恐惧也很明白告诉他们最终要的是什么,革新,创造更多的价值而不是封闭,逃避趋势。也许这也是Jobs想要告诉我们呢的。

[M80604]绝对零度时的氦

编者:尽管以前学了很多物理学的知识,但这段有趣的论述是第一次见。孤陋寡闻。


1911 年,一位荷兰 – 德国裔科学家用液氦冷却汞时发现,当温度低于零下268.9 摄氏度时,该系统的电阻会完全消失,变成一种理想导体。有点像是把你的iPod 冷却到零下几百摄氏度,然后你会发现,不管用多大音量放多长时间音乐,它的电池电量永远是满的,只要液氦一直让电路保持低温就行。

1937 年,一个俄罗斯与加拿大合作的小组用纯氦变了个更漂亮的魔术。当温度降低到零下 271.1摄氏度时,氦会变成一种超流体,黏度和流动阻力都是绝对的 0——完美“本液体”。超流体氦无视重力,可以向上流动,翻越墙壁。在当时,这样的发现让人瞠目结舌。科学家们经常假设摩擦力为 0 之类的情况,可这只是为了简化计算。就连柏拉图都想不到,真的会有人找到他提出的理想模板。

 

资料来源:摘选自《元素的盛宴:化学奇谈与日常生活》

[M80528]如何删除WordPress模板主题底部“自豪地采用WordPress”文字

看到自己采用的Word Press主题twentyseventeen页面下方有“自豪地采用WordPress”字样,打算将其更换为自己的版权信息。

网上搜索了一圈,多人都云透过仪表盘识图菜单中的“外观”–> ” 编辑“–> footer.php文件中,删除以及替换相应内容即可。

不过这种做法不适合twentyseventeen(2017)主题模板。因为压根儿在这个文件中找不到相应的信息。

正确的做法是直接编辑”htdocs\wp-content\themes\twentyseventeen\template-parts\”下的site-info.php 文件,比如,我便将原来的全部代码替换为如下

<div class="site-info">
<a href="<?php echo esc_url( __( 'http://www.coptue-blog.com/', 'twentyseventeen' ) ); ?>"><?php printf( __( 'Copyright @Coptue 2018. All Rights %s', 'twentyseventeen' ), 'Reserved. ' ); ?></a>
</div><!-- .site-info -->

显示效果如本页面底部所示。

问题得到解决。

[M80527] 三文鱼的小故事

之前听朋友们讲,珠海老香洲那边的一些餐厅里,点三文鱼可以大饱口福,因为一则便宜,二则份量超级足,并非那些日式寿司店或者西餐厅的相同餐品份量价格可以比拟的。

这两天看了所谓“雪山高原三文鱼”的故事和相关评论,顿然觉得里面估计是类似冒充的猫腻。


三文鱼是海鳟鱼。不能因为虹鳟鱼和海鳟鱼同属鲑鳟鱼,就倒推出来说虹鳟鱼是“淡水三文鱼”。生吃淡水鱼虾易感染寄生虫,即便是海产的真正的三文鱼,也并非都适合生吃。三文鱼分太平洋鲑和大西洋鲑,通常生食三文鱼是大西洋鲑。

@和菜头:提起虹鳟鱼我就上火。兄弟在丽江为国企搬砖的时代,经常要安排旅游住宿就餐。丽江号称有高原冷水养殖三文鱼,带着客人上山,沿着山坡有一台台水池,水池里养着巨大的虹鳟鱼,也就是外贸尾单三文鱼。弄起来切片放在冰盘里做刺身,每次还得介绍:这是雪山冰水养殖的三文鱼。几年之后,当我在内地大量口服海产三文鱼之后,才明白当年有些客人听完介绍,为什么要愣一下下,才发出赞叹声:哇!好大的一盘啊!

顺带说一句,虹鳟鱼肉质疏松,脂肪含量不高,唯一能赞美的也就是每次可以上天大地大的一盘,让人有一种中华田园奢感。

YY教-左护法:想起来当年年少无知,说是云南日本人留下的冷水三文鱼种和养殖技术,一鱼三吃生切薄片爽爽的,第二天上吐下泻,一周高烧送医院不知道原因,整天迷迷糊糊、断断续续半年才好也不知道病因,现在想来,可能寄生虫还在我体内🤔

 

@hiharakana:希望关注三文鱼问题的人都看看这一条[思考]

第一:全世界都知道淡水鱼不能生吃,包括虹鳟,吃了会得寄生虫,最可怕的是肝吸虫等虫子,他们一旦进脑,你也快凉了

第二:三文鱼本身也不能生吃,原因是他们出生和死亡都会回到同一个淡水区域,导致出生的鱼自带各种寄生虫

第三:挪威三文鱼因为地理的特性,生吃没问题,质量也很高

第四:中国很多年前就开始对挪威有严重的贸易制裁,所以挪威三文鱼进口量现在才微乎其微(以前满大街都有),很多挪威三文鱼可能都是假的

第五:现在进口的都是法罗、智利、不列颠等出产的三文鱼,养殖成长阶段在海里所以生吃问题也不大

第六:国内用虹鳟染色法(本来是白色),冒充三文鱼让人生吃已经有十几年历史了,便宜三文鱼吃多的建议去医院检查一下,对肝吸虫等虫子的治疗,一般只能手动用钳子钳出来的,没其他办法附第七:wasabi的翻译是山葵,国内的所谓芥末是芥菜籽做出来的,然后被染成了绿色(本来是黄色)冒充山葵酱卖,口感和味道远不足山葵的1/5

我已经吃了快20年的刺身(包括各种三文鱼),国内的三文鱼的确恶心,虹鳟冒充的有,发霉当新鲜卖的一堆,但分的清的人很少。

分不清的人真心建议不要在国内吃三文鱼(明明还有这么多海鱼),要吃的好自为之[微笑]

[M80526] 关于三星和华为的小故事

coptue: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谈到华为和三星,其文初衷是透过一些基础分析来说明三星和华为之间的差异点。觉得写得挺好。节选部分分享。

此外,还分享一篇背景知识,标题为:韩国芯片的自主研发之路,相对于前者,后者的这篇文是更熟悉芯片产业相关历史和术语的人撰写的。

在第一篇文中,其中有一段说:“1983年,历经多年努力,三星的首个芯片工厂在京畿道器兴地区落成,并在投产后很快便开始量产64位芯片。很快,三星开发了256位芯片、486位芯片,并正式进入全球芯片市场的竞争中”。看的我有点晕。通常所谓的“64位”即64bit芯片,是指处理器的寻址位宽。用“人话”来讲,就是处理器可以访问的内存总空间大小。以前32位处理器的时候,最大的可有效管理内存为4GB,也就是2的32次方。到了64位处理器,便是2的64次方。这个数字可真够大的。此外,移动产业业界最近几年将32位的处理器升级为64位的处理器。而在PC业界,好多年前就使用64位处理器呢。

鉴于三星的芯片产业起家是从DRAM,也就是存储器制造开始的。所以文中所谈到的64bit,256bit可能是个误写,正确说法应该是“64KB DRAM,和256KB 的DRAM“。在存储器相关概念中,也有所谓64位的说法,比如一个DRAM芯片8位的数据线,有八个bank,所以带宽是8*8=64bit。不过鉴于产业发展的文章写法,不可能抠那么细,一般读者也很难理解。所以我判断里面的64位,256位的说法可能是64KB和256KB的误写。至于“486芯片”,这种说法容易联想到Intel公司的一款CISC架构的x86 CPU。所以,我对于64位/256位以及486位芯片说法存疑。

在第二篇标题为“韩国芯片的自主研发之路”文中,较为详细的介绍了三星芯片领域的发展轨迹,从中可以看出其早起存储器DRAM芯片研发进程的脉络。


分享一

华为和三星的小故事

一场与芯片有关的国际贸易制裁事件,让中兴这家企业原形毕露,也让华为占到了前沿阵地。一时间,国内舆论“华为要争口气”,华为要“灭掉”三星和苹果的呼声高涨。

2015年,苹果手中持有现金178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GDP的2%,而华为的市值约为1000亿美元。也就是说当年苹果在2016年几乎可以几乎仅仅凭现金就可买下接近两个华为。华为要想超越苹果公司,除非苹果公司连续多年对手里的资产进行错误投资,而且苹果iPhone产品线多年出现巨大策略失误导致iPhone产品线巨亏。而且在下一场技术更迭的时候,苹果毫无准备,而华为一举称霸新的技术市场(比如VR,AR)。此外,华为还要确保连续多年投资,研发资金的使用正确,华为并且将思科、爱立信的市场份额挤压到反垄断临界值附近。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们不能算自己的时候都用乘法,算别人的时候都用加法,这不科学。

再来看看三星与华为的对比。华为通过电信设备业务来支撑手机等业务的发展,三星同样如此,然而在体量方面三星却是华为的数倍。以三星集团其中之一的三星电子来说,2017年该公司的营收为2240亿美元(约14000亿人民币),净利润501亿美元(3100亿人民币);华为营收为603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475亿元人民币(各种渠道的统计有出入但大致如此)。

华为以运营商领域从无到有的成功经验,实现了从追赶者到超越者的角色变化,这就是了不起的成就,但说过了,也意思不大了。中国市场是现在最活跃的市场,体量巨大,但这个市场并非是没有饱和的一天。华为与苹果比,除了价格,别无优势;华为与三星比,两者都是垂直整合模式,但三星的整合力更强,甚至是成系列的,而且核心部件都握在手里。所以说,华为“灭掉”苹果和三星,唯一能靠的就是“万一”。

从现实的市场来看,其实更值得注意的是三星的表现。2016年的三星note 7爆炸事件跌落神坛许久的三星,2017年以7820万台的销量重新回到了全球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对比三星全体高管当时鞠躬谢罪的状况,实在令人感慨万千。

说起三星,在许多人的眼中首先会想到的是智能手机、家电等消费类产品,很容易被人忽略的是,相比于以消费类产品构成的CE、IM事业群,三星研发半导体、量产芯片产品的DS事业预计在2018年一季度营业利润将达到11万亿韩元,占据三星该季度全部利润的七成。

2017年,三星终结了英特尔25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半导体产业以高附加值著称,产品种类繁多,主要分为集成电路、分立器件、光电子器件和微型传感器等。其中,集成电路(IC)是半导体产业的核心。

根据著名分析公司Gartner的数据,2017年全球半导体行业收入为4197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22%,三星电子以14.6%的市场份额超过英特尔的13.8%,三星成为了全球半导体芯片的霸主。与之对比,中国企业背靠一棵大树好乘凉,好像风风火火,但中兴事件敲响了警钟,人家在进步,我们却停步不前,这不仅仅是真实的市场,更是市场的真实。

三星的起点只是一家小商会(小公司),最早做贸易,贩卖干鱼、蔬菜、水果。60年代涉足制糖、织布、化肥等领域。1969年成立了三星电子,开始生产黑白电视,与中国企业的起步时间差不多,但走的路却大为不同。

三星努力通过各种渠道获得外国技术,同时在内部全力而成功的消化吸收关键技术,并根据国民的特点进行技术改良。六、七十年代,半导体技术革命引领全球电子产业飞速发展。三星进入半导体产业,这是当年的集团董事长李秉喆小儿子李健熙的建议,但当时集团高管都反对,李秉喆也很犹豫。曾在美国留学的李健熙认为,韩国资源匮乏,未来将是一个信息科技世界,应该发展附加值高的尖端产业。
为了获得成功,李健熙先后50多次前往硅谷,引进技术和人才,倾注巨大的努力和投资。1983年,历经多年努力,三星的首个芯片工厂在京畿道器兴地区落成,并在投产后很快便开始量产64位芯片。很快,三星开发了256位芯片、486位芯片,并正式进入全球芯片市场的竞争中。仅仅时隔10年,三星的量产芯片市场份额直逼日本。

如今从全球来看,三星电子在全球量产芯片市场的市场占有率已超过50%,并在销售额及营业利润两个指标上双双超过美国英特尔等竞争对手,高居芯片产业的龙头位置。

华为的问题在哪里呢?技术的问题不谈了,ASML公司有种设备叫光刻机,EUV单台售价就超过一亿美元,与涡扇发动机并称工业制造皇冠上的明珠,而三星就是ASML的股东之一,每年投资数亿美元供其研究。搞半导体芯片的台积电和英特尔也是股东,CPU行业的特点是设计门槛低,制造门槛高,中国最沉重的产业经验就是,玩票式的搞产业终究还是不行的。


分享二

背景知识:韩国芯片的自主研发之路

自1971年英特尔发明出存储芯片DRAM的生产技术和工艺后,DRAM就一直被一套设计参数和操作原理锁定,构成所谓“技术轨道”。DRAM是一个技术要求相对较低、适合大批量生产的产品,80%以上用于计算机等信息处理器。这一领域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一直被美国公司垄断。

过去半个世纪,世界存储芯片行业发生了三次产业转移:第一次在上世纪70年代末,从美国转移到日本,造就了富士通、日立、东芝、NEC等顶级芯片制造商,快速实现DRAM的量产;第二次在上世纪80年代末,韩国与中国台湾省加入芯片行业的主力军。如今,随着中国半导体市场的急速扩大,第三次产业转移正以中国为核心地带发生。

但尽管中国半导体消费量已占到全球三分之一,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年均增长20%以上,中国庞大的芯片市场一直被海外半导体巨头掌控,目前的自给率仅为10%左右,不得不每年从海外进口超过2000亿美元的芯片,相当于年原油进口额的2倍。《中国制造2025》提出,2020年中国芯片自给率要达到40%,2025年要达到70%。

从世界经验看,要实现芯片自给目标,必须兼有政府倾斜政策的扶持、新技术的应用载体和强大的资金支持,前期要能忍耐财务压力保持巨额持续投入。也正因为此,日本、韩国迄已获得成功的芯片产业是被资金雄厚的少数财阀掌控的。

韩国半导体产业发端于1965年,从充当美国、日本半导体厂商的组装基地开始。当时,美国的高美公司(Komy)首先在韩国投资晶体管/二极管生产设施并开始制造和封装分立式晶体管。随后,美国的Signetics、仙童和摩托罗拉等公司也在韩进行了大量活动。

1971年,韩国科学技术研究院(KIST)发展了半导体制造技术。1978年,韩国产业经济技术研究院建立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试验工场,从超大规模集成技术公司引进技术。同年,三星集团将合资企业“韩国半导体”的外方资本全部买进,成立“三星半导体(株)”,并从三星电子中分离出来独立运营。同年,三星收购美国仙童公司在韩国的子公司。在进军半导体产业这段时期,三星主要通过向不景气的美国小型半导体公司购买芯片设计与加工技术引进技术。

1981年,韩国科学技术研究院(KIST)研制出4英寸晶圆制造亚微米互补金属氧化物半导体技术;韩国产业经济技术研究院(KIET)设计并生产了8位微处理机和2KB SRAM。同年,政府为推动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制定了“半导体工业育成计划”,加强了对集成电路产业技术的开发。政府还颁布了半导体产业的基础性长期规划(1982-1986)。

1982年,三星建立半导体研究与开发实验室,主要集中于双极和金属氧化物半导体(MOS)的研制。1983年,三星建立第一个芯片工厂并开发出64K DRAM(设计技术从美国美光科技公司获得,加工工艺从日本夏普公司获得),同年三星取得夏普“互补金属氧化物半导体工艺”许可协议。此时韩国在技术上仍落后美日约4年时间。

1984年,“三星”生产出6英寸晶圆并开发出了256K DRAM,挤进全球芯片领域一线阵容。1985年,三星输出首批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产品64K DRAM,并研发出256K DRAM,而且取得英特尔“微处理器技术”的许可协议。

1986年,三星开始大规模生产256K DRAM,同时开发出1M DRAM。三星经济研究院(SERI)成立,开始走上自主研发道路。同年10月,韩国政府推出《超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共同开发计划》,重点支持1-64M DRAM核心基础技术,目标是到1989年量产4M DRAM。为达此目标,韩国政府推动韩国三大半导体制造商三星、乐喜金星和现代及6所大学结盟进行技术研发,并由政府背景的电子与电信研究所(EM)居中协调,在1986~1989年间共投入1.1亿美元,政府承担了其中57%的研发经费。

1987年,电子通信研究所联盟(ETRI)生产出4MDRAM原型,相关技术扩散到半导体研究开发联盟中,三星等大企业从中获得相当多的技术经验。1988年,三星在三大企业中率先宣布完成4M DRAM设计,落后日本的时间缩短到6个月。

进入1990年代,韩国DRAM技术的国产化步伐加快,水平也有很大提高。1990年,三星电子开发出世界第三个16M DRAM。1992年,三星电子开发出世界第一个64M DRAM,与日本厂商实现技术同步。1993年,三星电子完全收购Harris Microwave,取得砷化镓IC和光半导体技术。1994年韩国在世界上率先开发出256M DRAM。1995年,三星电子开发出22英寸大型TFT-LCD并从德国西门子公司得到用于Smart Card的IC技术。1996年,三星电子开发出1G DRAM并实现64M DRAM批量生产,同年开发出世界最快的CPU(中央处理器)Alpha芯片。从此,韩国在DRAM领域处于全球领先水平,开始产业爆发。

1997年,为了持续地保持并强化竞争优势,韩国政府通过实施“新一代半导体基础技术开发项目”,成功地开发出了256M DRAM的基础技术和1G DRAM的先进基础技术。

1998年,三星电子开发出世界最小的半导体封装并成为世界第一个拥有4 GB半导体处理生产技术的厂商,它还开发出世界第一个128MB SDRAM8以及128MB Flash内存9。

1999年,三星电子开发出世界首个1G Flash内存原型并成为世界最先实现1G DDR10 DRAM芯片商业化的公司;同年三星电子开发出世界第一个1GHz CPU和世界第一个24-英寸宽屏TFT-LCD并出厂了第一批大规模生产的256M SDRAM芯片;三星电子还开发出第一款可以具备DDR制造选项的128M SDRAM。

2001年,三星电子1G闪存商业化。2002年,三星电子成功完成7种非存储器的片上系统芯片(SOC)和LCD驱动芯片、SMART CARD、CIS(摄像用图像认识设备)、RF(无线通信用芯片)等四种LSI品种的国产化,并投入批量生产。

2006年,三星开发出世界首款真正的双面液晶显示器和世界首个50nm 1G DRAM。同年开发出1.72英寸超反射LCD屏。2007年开发出世界第一款30nm 64Gb NAND Flash13内存。2009年开发出世界第一款40nm DRAM、世界功率最低的 1GHz移动CPU内核、世界最薄的3mm LED 电视面板和世界第一个0.6mm 8 芯片封装,并批量生产了世界第一款40nm DDR3 DRAM。

2010年,三星开始批量生产20nm 64GB 3 bit NAND闪存并推出高速512GB SSD。2011年,三星电子宣布斥资100亿美元打造的新芯片生产线开始量产。三星开发出行业内第一款30nm级1GB DDR4 DRAM和生产世界首款64GB MLC NAND闪存,还生产出世界上首款20nm 2GB DDR3 DRAM。

2012年,三星尝试研究业内第一款依靠DDR4内存技术的16G 服务器模块,开始大量生产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用的最快嵌入式NAND内存和业内最高密度128GB嵌入式NAND内存,宣布通过30nm工艺生产出行业第一款2GB LPDDR2手机DRAM,并引进先进的内存存储解决方案供纤薄智能机和平板电脑使用。

2013年,三星研发出世界第一款4GB LPDDR3手机DRAM,使用的是20nm级工艺,同年开始量产PCI-Express SSD(固态硬盘)。

2018年4月消息,三星电子已利用远紫外线(EUV)设备完成了7纳米芯片工艺的开发。最初,这家韩国半导体巨头计划在今年下半年完成这项技术,但最终提前6个月实现目标。三星的这项新技术将在今年投入量产,目前该公司正准备向高通提供样品。

通过“韩国芯”发展史可以看出,韩国集成电路产业产业利用政企合作模式,通过在资金、技术和人才方面的有效运营,实现了对美日先进企业从落后、同步到领先的发展。

政企合作模式的突出特点为:资金上立法减税,政府托底,政府、财团投入不计成本;技术上政府统筹、企业合作,从引进、消化到创新不择手段;人才培育使用上拼搏进取、储才立业,形成业务增长的长期动力。

但韩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重点多年来一直放在存储器领域,且又偏重于DRAM单一品种,造成ASIC等非存储器领域发展迟缓,相关设计、生产技术水平只及先进国家的20%,产值只占韩国集成电路生产总值的10%。为此,三星领导层在2014年调整了海外研发布局,并向员工喊话强调,三星必须要在存储器和非存储器领域都创下成果,才能称成为真正的半导体世界第一。

三星还是韩国目前唯一投入5G基带芯片研发的企业,但因缺乏经验遭遇瓶颈。2017年底有消息传出,三星正与运营商Verizon合作,加速推动Verizon 5G商转进程。到2018年初,三星宣布将提供Verizon路由器和射频服务技术,使Verizon可于2018年底前在美国加州推出5G服务。

2018年3月,《朝鲜日报》报道,韩国三星电子研制出模仿人脑的人工智能(AI)芯片,三星电子从2017年年底开始量产加强人工智能演算功能的高性能移动AP“Exynos9”,并将该芯片搭载在即将上市的高档智能手机盖乐世S9上。该芯片可一次性同时处理大量演算,就像人脑能同时处理众多信息一样。

 


资料来源:

[1] 安邦咨询

[2] 华尔街见闻

 

[EnD]

[K40801]我的blogger之行的初衷

某種程度上來講,費樂沃 是我博客之行的 ” 啓蒙導師 ” ,大約在去年的時候,因爲查找電子方面資訊的緣故,無意之間到了費的博客網站。當時我一直以爲這是費的個人網站,甚至在其網頁上面留言,將其網站的行文風格和 JJHOU ( 侯捷 http://www.jjhou.com/ ) 的相比。從這個基點上來講,博客的真實風格其實早就是我的所愛了:簡潔、明瞭、高品質、內涵 . 。

其後的一段時間裏,又無意中發現了博客中國的魅力 ( 我無意在此刻意褒揚,只不過情之所至,意之所需達罷了 ) 。其後經常看 ” 博客中國 ” 的前 100 排行文章,但又在前段時間, ” 排行文章前 100” 又找不到了。

最終無意點擊到了博客中國的 ” 個人博客 ” 的申請鏈結,繼而一段新的生活開始了。

我最不願意寫日記,而又最想寫日記,産生這種落差的原因是我的筆迹極爲難看,連自己都不 ” 忍心 ” 去看,繼而影響思考,多年的電腦工作生活又加重了這一惡性循環,涉及文字的東西基本上是動手而不是動筆。

也許 blogger 是我必經的客棧,既然到了這兒,喜歡這種形式,那就好好的經營。目標是什麽?目標是用文字記錄生活、記錄思想,記錄規律的探尋歷程,記錄奮鬥史,更重要的記錄自己的用心和堅持!

P.S.

这篇文转载于2014/7/31,最初完成于2004/8/1,10年以后,wordpress blog建立,虽然有些不稳定。